边月新自19987月毕业于抚顺师范学校后,一直在东洲二校从事教育教学工作,已经18年了。参加工作以来,她一直坚守在教学第一线,担任班主任工作。

“爱出者爱返,福往者福来。” 这是边老师最喜欢禅语中的一句话。一句智慧的禅语,包含着人生全部的真谛。爱出,一个“出”字,就是要懂得付出;福往,一个“往”字,就是要学会给予。边老师用“爱出”和“福往”,温暖着每个学生,传递到每个家庭。

边老师教过的学生中有个男孩叫房喜宏,他是二年级转到她班的。开学后不久,边老师就发现这个男孩穿衣服很简朴,都是捡别人的旧衣服穿。到了冬天,别的孩子都穿上了棉鞋,只有他还穿着破的旅游鞋。经过边老师的了解,才知道他家从外地农村搬来,爸爸身体不好,不能工作,全家人只靠妈妈帮人打扫卫生挣的几百块钱维持生活。边老师知道情况后立刻给孩子买了一双棉鞋。放学后和孩子一起去了他家,去过他家后,边老师更加心疼孩子了,原来家里只有一台黑白电视,一张吃饭和学习都要用的方桌。以后,边老师给自己的孩子买吃的东西都要多买一份带到学校给房喜宏,为了不伤孩子的自尊,边老师每次都是偷偷地放到孩子的书包里。有一次开运动会,房喜宏没去,第二天,边老师问他原因,孩子憨憨的说:“妈妈给我买的吃的东西,如果我在家吃,可以吃好几天,到学校一天就吃光了。”边老师看着孩子天真的笑容,一阵阵心酸,更谴责自己的粗心,抚摸着孩子的小手说不出话来。元旦联欢会的时候,边老师前一天就告诉房喜宏:“明天你一定要来啊!”第二天,当孩子出现在教室的时候,边老师递给他两大袋好吃的东西,孩子惊讶极了。此时教室里却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孩子们争相恐后的告诉房喜宏:“是老师送给你的,是老师亲自给你选的,快看看,爱吃不?”五年来,给房喜宏的关爱实在是太多了,每次学校郊游,每次开运动会,房喜宏的书包都塞满了这样那样的食品,其中,有的是老师给的,还有的是受到老师感染的同学给的。

关爱每一个学生,把每个学生当成自己的孩子来爱是边老师工作的信条,她已经记不清给班级里家庭困难的孩子交过多少次书费,也记不清把多少个留守在家的孩子领回家过节,边老师用“爱出走入学生的心田,温暖学生的心灵。有爱的陪伴,再困难的日子都是丰盈的。

每个班主任在工作中都会遇到后进生,后进生虽然只是少数,但他们往往集许多缺点于一身,给班主任工作带来很多困难,他们有很多不好的行为习惯,而且难以改正。针对这样的情况,边老师总是用宽容去温暖学生的心灵,摸清后进生的思想实际,宽容而不包容地引导他们把自己的缺点找出来,然后逐步改正。当别人问她:“你怎么会那么有耐心?”她说:“孩子嘛!犯什么错误都是正常的,都可以原谅。”

她们班有个女孩叫刘佳彤,这个孩子惰性比较强,经常不完成作业,为了躲避批评,还经常撒谎说忘带了。边老师通过家访知道,孩子的父母在外打工无暇顾及孩子,由于每天太辛苦了,孩子的作业也是从不检查。了解到这些情况后,她每天放学后都陪她把作业写完再走。冬天天黑得早,边老师还要把孩子送回家后自己再回家。她的爱人开玩笑地说:“当初找个老师做妻子,还以为可以好好的培养自己的孩子,原来不光是我女儿的妈妈,还是所有学生的妈妈!”看到孩子一天天进步,学习习惯走向正轨,边老师不放过每一个鼓励的机会,拍拍肩膀,摸摸脸蛋,赞许的目光,无疑都会给孩子莫大的鼓励,她这种不抛弃,不放弃的做法鼓舞着刘志源,也鼓舞着班级里每一个成员。

东洲二校教学楼翻建的时候,六年级学生要到新泰河小学上学,由于路途远、学生小、乘车困难。边老师每天组织学生早晚上学放学乘车,冬天在车站一等就是半个多小时,胖胖的边老师带着一群孩子在车站原地搓着脚,或者搂着单薄的孩子的身影成了冬天里最温暖的一道风景。带着孩子求学的路是坎坷的,腰堡小桥在连接东洲和新泰河的唯一一条路上,前几天因连雨天出现了塌陷,封锁了一切来往车辆。可是每天上学放学200多名学生怎么办?不能因为断桥不上学呀。当所有家长愁眉不展,抱怨不停的时候,边老师决定亲自带领学生步行从新泰河走回东洲。头顶炎炎烈日,边老师身体胖,一个小时的路程走下来她已累得气喘嘘嘘,两条大腿间磨的通红,脚上磨起了水泡。家长们看到一行行整齐的队列走到接应地点的时候,不约而同地说:“没有任何人相信,老师能带着孩子一起走这么远,把孩子放在边老师身边,放在东洲二校,我们真放心!”边老师,一直在默默地“福往”学生,而温暖早已经传递开来。

“爱出”,是这个世界和谐的韵脚;“福往”,是这个世界美丽的底色。爱出者,才能爱返;福往者,方能福来。她们班有个男孩叫王童童,父母离异,跟随母亲生活。母亲靠打零工维持母子的生计,屋漏偏逢连夜雨,母亲不久查出了子宫癌,经过手术,病情好转。童童非常懂事,小小的年纪家里就帮助妈妈分担家务,给妈妈端水、拿药,照顾妈妈。然而祸不单行,小童童经常头痛、低烧,上医院被检查出得了脑瘤。在学前班的时候做了脑瘤切除手术,手术虽然非常成功,但是五岁的小童童每天面对的是没完没了的药物、疼痛难忍的化疗、愁眉苦脸的妈妈。有一天,小童童望着妈妈布满血丝的眼睛,对妈妈说:“妈妈,要不是为了你,我就去死了,我不舍得离开你。”母子俩把头痛哭起来。小童童上学以后来到边老师的班,边老师听说小童童的家境和遭遇后心疼不已,小小的年纪遭受如此大的痛苦,就对她格外地关心和爱护。边老师的手机每到下午两点的时候,闹钟都会响,这是提醒王童童吃药的时间。每次体育课,不能做剧烈运动的他都呆呆的蹲在一旁,边老师望着瘦弱单薄的他那么落寞,便走到他身边,拉起他的手,对他说:“走,童童,陪边老师减肥,我俩绕着操场走走。”偌大的操场上,这一大一小,一胖一瘦彼此牵着对方的手,彼此传递着温暖,传递着爱。她们俩成了学校最美的风景线。边老师曾说:“童童的病长在头上,我不能让它再长在心里。”就在边老师无微不至地关心帮助下,王童童每天都很开心,经常对边老师说:“你就是我妈妈。”一句话,足以让边老师动容。

边老师教毕业的学生只要有时间就会来看她。今年6月份的一天,边老师像往常一样送学生放学。还没到校门口的时候,一群个子高高的男孩、女孩们齐声呼喊:“边老师,边老师。”看见他们的那一刻,边老师的眼角湿润了,原来是他的学生高考刚结束,就来看她了。被学生心心念着是一种幸福。

《孟子·离娄下》有言,“爱人者,人恒爱之;敬人者, 人恒敬之。”边老师存一颗爱心,爱出不是为了爱返;送福不是为了福至。但是馨香终归会报答馨香,有了这和谐的韵脚,爱返,将会是爱出的必然结果;芬芳终归会感恩芬芳,有了这美丽的底色,福,会成为福往的最终结局。

“积学以储宝,酌理以富才。”为了更好地胜任班主任这个工作,多年来,边老师遨游在教育的海洋中,如饥似渴,认真雕琢自己。工作之余,还从各种书籍、报刊、杂志中吸收先进的教育教学理念和班级管理理论以弥补自身的不足。

边老师所带过的班级都是优秀的班级,所教过的学生都是积极、向上的孩子。她的身上好像有一种神奇的魔力,无论什么样的学生到了她的手里都会变得乖巧、懂事,班级管理得整整齐齐,身边的同事都很佩服她。无论你什么时候走进她班教室,都会感到干净、整洁、物放有序。窗帘绑得整整齐齐,窗台上的华枝繁叶茂,一片黄叶都没有。这些简单的小事背后,边老师付出了很多的辛苦。

一路艰辛一路歌。她所带的班级多次被评为区三好班级,市三好班级,她所讲的语文课获东洲区优秀课,写的论文获辽宁省优秀论文一等奖,她被评为市、区优秀班主任、东洲区优秀教师。

    十八年的从教生涯使边老师更加坚信爱有往返,福有轮回。爱是生命的缘起,也是最终完美的归宿。教育从“爱出”“福往”出发,她和学生的生命就会获得本质的诗意和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