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静,来自抚顺市特殊教育学校,从参加工作至今,她在班主任岗位上已经工作了32年。她教育的对象都是视力、听力和智力残疾的孩子,这些孩子从相貌、肢体、语言和行动各个方面都表现出和正常人不同。他们生活在与病魔相伴的世界里,心灵是暗淡的,命运对他们来说是残酷的。然而他们也有自己的喜好和梦想,他们渴望看到多彩的世界、渴望听到动听的鸟鸣,更渴望变得聪慧、像健全孩子一样生活在蓝天下。

可是多数残疾孩子因为遗传或疾病,在很小的时候家长就带着他们四处寻医问药,花光了所有积蓄,医治无效后才把孩子送到她们学校上学。这样的学生家庭很贫困,所以为学生捐款捐物、买吃的、用的东西已经成为她的一种习惯。上一届的赵延军同学是她班的一个盲孩,家住农村,父母因病丧失了劳动能力,经济十分困难,他上学时已经18岁了,念到第二学期时,他含泪对她说:“老师,她家实在没钱坐车了,她不想让爸妈为难,她不念了!”为了能让他继续读书,她决定去他家走访。他的父母见到她只是默默地低着头不说话,她看他父亲入冬了还穿着露着脚指头的单布农田鞋,身上穿着满是补钉的衣服,一间泥土砌就的房屋,房顶苫着破旧的稻草,旧木门窗上钉着发黄的塑料布,屋里四壁空空,寒酸的境况不禁让她心痛。她便对赵延军说:“你只要想学习,老师帮你,今后的零用钱她负责了”。从此以后,他和父母坐车的车费,买水果等需要的钱都是给支付。在她的资助下,他不但完成了学业,还学到了按摩技术,毕业后被一家按摩院选中做按摩师,如今他不但赡养着父母,还免费为残疾人治病。

今年毕业的宫海雨同学是孤儿院送来的孩子,从入学就在学校住宿,那时他连自己名字都说不清楚,她就从发音开始教他,还教他一个字一个字地学习《弟子规》、教他摸读盲文、扎写盲文。每到周末和节假日,有家的孩子都被父母接走了,看着他孤伶无助的身影,她心里很不是滋味。2010年她女儿上大学走了,她与丈夫商量后,收养了他。每到周末都把他接到她家,给他换洗衣服,做好吃的,辅导他的学习。他性格孤僻,不敢与人说话,而且反映迟钝,走路没有平衡和方向感,好多事情他都不会做。她就不厌其烦的手把手教他,她还和丈夫利用休息时间带他去劳动公园学跳绳、走平衡、识别方向,接触认识大自然。逐渐地,他提高了生活自理能力,也掌握了语言交流的方式方法。在有爱的家庭生活里,这个孤儿度过了快乐的童年和少年。如今宫海雨同学就读于沈阳盲人按摩学校,每到节假日她就去沈阳接他回家,让他继续感受家的温暖。

其实她家并不富裕,爱人下岗,女儿上学,家庭生活仅靠一个人的工资,好在女儿特别乖巧从不跟她要零钱花。记得有一年 六一儿童节的晚上,孩子诺诺地对说:妈妈,她今天花了一元钱买个水枪,你不会生气吧?”她问她:“为什么要花钱呢?”孩子红着脸对她说:“她想过儿童节,这是她小学最后一个儿童节了,等她上中学就不能再过了! 看着孩子恐慌的神情,她眼泪不知不觉掉了下来。心想:她为了学生们能够安心学习,参加春游、秋游集体活动,过好儿童节,给他们买了那么多好吃的、好玩的,却忽略了自己孩子也需要过属于她的节日,心里对孩子真有无尽的歉疚。这些年来,女儿在她的影响下也充满了爱心,对她带到家里的残疾学生从不嫌弃,还拿出玩具教他们做游戏,享受着属于他们的那份快乐。她的家人也都非常支持把多余的钱和精力奉献给残疾学生。

作为特教老师,爱心付出是没有条件的。在她从教的每一年,带过的每一个班都有新的学生来插班入学,面对新老学生同在一个班,教学进度有差别的困难,她采取分类教学和个别辅导的方法,尽最大可能的让新插班的学生适应学习环境,跟上班级的学习进度。对于有多重残疾的孩子,她们的教育也是多重性的。杨佳欣同学是她带的盲班升到三年级时来插班上学的,当时只有五岁的她不但视盲,还患有先天性癫痫病。刚入学时看不出来,一天午饭后,她突然倒地口吐白沫、紧咬牙关、全身抽搐、不醒人事。她赶紧抱起她按人中施救,她妈妈来到学校后才告诉她这孩子天生有病的实情。经过一段时间观察,她发现她一到考试和情绪激动时就容易犯病,一个学期总要不定期地犯几次。为了让她减少犯病的痛苦,她根据她的理解能力留作业,领她多做有趣的游戏,经常跟她聊天讲故事,并嘱咐全班同学关爱她的学习和生活。为了方便早到学校学习,她每天早上六点多钟风雨无阻的骑自行车带到学校,还常常把她搂在怀里帮她补习功课。在老师温暖的怀抱里,这个病弱的小不点慢慢地把没学过的功课都赶上了。时间长了只要她喊小羊羔学习啦!”她马上摸到她怀里,竖着耳朵用心听讲。随着孩子成长,她开始带她跑步、教她跳绳。通过几年的锻炼,她不仅增强了体质,还用七年的时间完成了一至九年的学习任务,而且初中以后再没有犯癫痫病。现在她已经取得笛子和声乐10级证书,在与普通学校初中生、高中生的作文比赛、故事比赛、演讲比赛、主持人大赛上均获奖项,还获得了全国最佳特长生奖。现在她正用自己的歌喉唱响未来,并将在今年的春晚用甜美的歌声为辽宁父老献上她的新春祝福!

教书育人,重要的是扶正每一棵脆嫩的秧苗。面对犯错误的学生,她用爱去洗涤他们心灵中的污点,用宽容给他们改过自新的机会。学生李某是她校出名的淘气生。不论在家还是在学校,谁的劝导对他来说都无济于事,他说大闹天宫的孙悟空就是他的师傅,只要他来上学,学校就不得安宁。由于她阻止他去打一个他看着来气的同学,毕业后就连续几个月天天打电话骂她,对于他的辱骂,她心里也烦恼,可她感到她是他唯一能撒气的人,如果她不接听他的电话,不让他向她渲泄不满的情绪,他就会找别人当出气筒,那样问题就要比她挨骂要严重得多了。在她的忍耐和劝导下,李开始对自己的不良行为有了认识。在他生活和就业有困难时主动来找她,她都积极帮他解决。他见她对他不但不记前嫌,还帮他解决了困难,内心也很愧疚,就非要给她过生日,被她拒绝后,他每年就在35到学校来看她,他说她是他心中的雷锋。

在特殊教育的三尺讲台上,她们物质上是清贫的,但心灵上是丰盈的。今天她向大家介绍的只是她校众多优秀事例的缩影,她只是特殊教育队伍中普通的一员,在她校还有许许多多随处可见的感人故事,正是一代又一代的特教老师默默地用奉献青春和付出爱心的事例感染着她、激励着她、推动着她,才使她对什么是“特殊教育”有了深刻的理解。她们的教育教育不在于对学生进行书本知识的传授,而在于激励、唤醒和引导。“没有特别的爱就没有特殊教育”。

最后她要说,在特教学校学习的残疾孩子是幸福快乐的,可是当他们毕业走向社会后仍然是弱势群体,他们的生活仍需要全社会的关注。朋友们,如果您在生活中看到需要帮助的残疾人,请给予他们礼让、搀扶和力所能及的帮助,为残疾人的生活献出一份爱心,让她们整个社会温暖起来。在未来的教学生活中她愿成为聋人的耳朵、盲人的眼睛,尽她所能培养残障儿童,为残疾人能够幸福地生活提供更多的帮助。